从哲学和文学思想看尼赫的悲剧理论

时间:2019-03-25 23:43:53 来源:三府湾新闻网 作者:匿名



从哲学和文学思想看尼赫的悲剧理论

作者:未知

摘要:西方文学中的悲剧是世界文学史上比较古老的主题,散发出独特的光彩。尼采解释并研究了作为哲学家的悲剧,并分析了悲剧中所包含的美学和文学思想。尼采的悲剧理论也是他世界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他的哲学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

关键词:尼采;悲剧;哲学与文学思想

在西方文学中,悲剧不仅占有一定的数量,而且还含有丰富的哲学和文学思想。西方哲学家似乎也与悲剧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他们总是从自己的角度进行深入的讨论。当德国哲学家尼采发展哲学体系时,他也包含了悲剧。通过《悲剧的诞生》等相关着作,他分析并讨论了悲剧理论。

一是制作悲剧

尼采认为希腊人对风非常敏感,他们可以在看似平凡的生活中看到生存的恐怖,为了生存,人们不得不屈服于悲观主义,对现实世界充满同情和无助,希腊人开始关注世界和生活。他们在奥林匹斯山上创造了各种神灵,并将痛苦的现实世界变成了一个充满艺术喜悦的梦幻世界。可以说艺术支持他们的生活,艺术维持他们的梦想。世界的错觉。在《悲剧的诞生》中,尼采在希腊神话中使用了两种不同的神来代表对生命的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是狄俄尼索斯。狄奥尼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第一个悲剧人物,音乐是在狄俄尼索斯的舞蹈中产生的。在狄俄尼索斯的影响下,希腊人沉迷于酗酒,沉迷并开始融入大自然。狄奥尼斯不仅是苦难的象征,也是团结的象征。它是希腊至高无上的精神领袖的一部分。第二个是太阳神。在造型艺术和大型史诗中,日本神的精神更加明显,这使得诗人感到神秘和不可预测。它的梦幻般的色彩模糊了生存的恐怖和痛苦,暂时使人们的神经瘫痪,并与酒精发挥类似的作用。影响。阿波罗不仅建立了一个英雄世界,而且葡萄酒之神狄奥尼斯被阿波罗神的火焰变成了艺术之神,更受人们的追捧和信仰。痛苦的人追求美丽,创造美。这是希腊的悲剧。第二,乐观的审美价值观

从上面的分析,悲剧给我们带来了美学的乐趣或日本神的快乐来解决痛苦的现实。尼采进一步指出,悲剧的乐趣是一种哲学上的乐趣。他肯定了现实生活,赞美了世界上的一切,反对基督教所倡导的天堂,忘记了现实世界的痛苦。他指出,尽管现实是痛苦的,但它具有迷人的外观,令人愉快,至少不那么令人失望。虽然酒神艺术和日本神艺在形式上是不同的,但它们都是逃避现实的:狄俄尼索斯不断变化地应对现实世界,摆脱现实中的各种悲剧体验;女神以令人眼花缭乱的幻想取代现实世界,我不敢面对现实世界。这两种艺术的结合使我们感受到了世界和生活的美学。在这种解释中,悲剧诗人将世界塑造成一个美丽的欣赏对象,在悲剧中可以令人满意地解释所有非传统生活。依靠日本神的巨大力量,狄俄尼索斯的痛苦成为一种幸福。希腊人以日本诸神的智慧为指导,以狄俄尼索斯的智慧创造了奥林匹斯众神,使人们快乐。可以看出,尼采对悲剧的理解是一种新的哲学,也是尼采对艺术的价值认知。他还表明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对现实有一定的幻想。

三是文学创作的本质

尼采不仅相信狄俄尼索斯的精神和日本神的精神不仅具有悲剧性的含义,而且还体现了文学创作的本质。尼采认为,艺术创作背后的驱动力来自人的本能,因为狄俄尼索斯的精神和日本神的精神正式代表了逃避现实。寻找理想生活的生理本能,是艺术创作背后的驱动力,是两种艺术相结合的产物。从本质上讲,文学和艺术创作是艺术冲动的结果。一方面,尼采认为酒神对无尽冲动的追求促进了希腊文化的广泛发展和传播,并在希腊悲剧的出现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另一方面,他反对德国追求美的传统规范,让人们看到非理性因素在希腊悲剧中的作用。他认为,闪烁的希腊文学的巨大成就是不合理的。狄俄尼索斯的精神是最原始和非理性的本能;日本神精神的幻觉也是非理性和无意识的。因此,狄俄尼索斯和日本诸神使希腊悲剧成为经典。但后来,苏格拉底的理性主义逐渐取代了非理性主义。希腊悲剧开始走上合理化的道路并开始衰落。曾经光荣的希腊文化逐渐衰落。聂以狄俄尼索斯的精神和日本精神的精神作为艺术冲动,用它们来理解希腊文化和文学创作,为古典文学研究开辟了新的思路,注入了新的内容,并着手发展西方哲学与文学思想。一条全新的道路。后来,西方文化的不合理趋势迅速发展,出现了狄俄尼索斯酒神的出现,为各种非理性派系的建立和发展提供了一定的思想基础。结论

尼采《悲剧的诞生》让人们看到对世界的新认识和理解,颠覆传统的生活哲学,对世界,生活和艺术的特殊理解,以及后来西方的非理想思潮。这一发展产生了深渊。这部作品不仅是一本关于希腊文学研究的书,也是尼采思想发展的前奏和尼采哲学的开端。

引用

[1]张辉。重新思考阿波罗与狄俄尼索斯的关系 - 从尼采的开始《悲剧的诞生》[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52(02):50-56。

[2]何仁福。从尼采的“治疗哲学”到罗蒂的“教学哲学” - 20世纪西方哲学观念的演变及其意义[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10)):134 -139。

[3]莫为民。从尼采的“神的死”到福柯的“人的死”[J]。哲学研究,1994(03):52-58。

(作者:辽宁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