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的多元融合与大团结

时间:2019-03-25 07:31:51 来源:三府湾新闻网 作者:匿名



五千年的不断发展是中华文明的独特力量和特征。中华民族在国家领域和中华文明都是一个文化情结,呈现出“多元化,一体化的格局”。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化与统一的统一,是我们多民族统一国家成长发展的显着特征之一。

整个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在先秦,秦汉,隋唐,明朝和明朝中期到现代四个发展时期,四大国家一体化和统一的实现在这个基础上。夏商周经历了以黄河中下游为中心的第一次民族融合,后来迎来了秦汉时期的大团结。东汉至南陈的灭亡是400多年的分权,是汉,匈奴,鲜卑,柔然,突厥的第二次民族融合,其次是隋唐。晚唐五代,宋,辽,夏,晋是500年政权分裂与汉族,契丹族,党,女真族,蒙古族的第三次民族融合,其次是蒙古族统治的元朝。代表大人物。明朝中期的“大航海”的开通和满洲进入中原,是清代汉,满,蒙,回,藏四次民族融合的产物。在此之后,西方列强入侵,传统社会“现代化”。现代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时期正式成立。不难发现,虽然在四个主要时期存在着政治分离和民族纠纷的时期,但统一是发展趋势和必然结果。前者突出了经济文化和民族的多样性或不平衡,后者则表现了中国文明在多元一体化的基础上的整体趋势。

在统一统一的四大国家一体化发展进程的背后,是生产力,生产关系,阶级斗争,民族矛盾,地理环境,思想文化和领导者的综合效应。其中,生产力,生产关系,阶级斗争等民族经济矛盾和民族交往等国民经济一体化是决定性因素和主线。中国文明在过去5000年中的基本特征和趋势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社会经济发展和民族融合的支配和塑造。但是,由于幅员辽阔,地理风俗广阔,中华文明的长期繁荣往往更多地依赖于几个内部文明之间的接触和融合。五千年来,黄河中下游,长江中下游,沙漠草原文明区,东北文明区,新疆西北文明区等长期共存吐蕃的西南文明区创造了社会经济发展和民族文化。载有该板块的区域亚文化非常不同。其不平衡发展的累积效应和持续相互作用导致了社会各方面的深刻变化。各地区的兄弟和民族聚集在一起,相互融合,创造了中华文明的辉煌。居住在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的汉族,最初是由中原不同民族的组合形成的。它是多元化的开创性例子。汉族人口最多,农业生产经验最为成熟,文化最先进,对北方等周边民族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回族,吐蕃,契丹,党项,女真,蒙古等居住在北方草原等高寒干旱或半干旱地区,主要以游牧和狩猎为生。在历史上,所有民族都有和平交流和军事战争。它们相互依存,相互吸收,血液混合和相互联系。它逐渐形成强大的凝聚力,逐渐形成中原,江南和东北。沙漠,西北和西南的民族团结。近代以来,所有兄弟国家终于抵制西方殖民侵略,特别是在抗日战争中,最终聚集成一个多元融合,共享的现代中华民族。

在中华文明多元化和统一化的过程中,儒家统一的思想文化形态和各民族优秀政治家的能力不容小觑。自战国时期以来,孟子等人先后提出“用夏天改剃刀”和“兼容性”,“宽容,美德大”的思想。许多政治家积极实施这种进步思想,促进了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发展和壮大。例如,唐太宗主张“古代中国人都是昂贵的,爱的奇点是一样的。”他也被称为“天汗”。明太祖和明成祖也认可了“胡汉家”,“华夷武”和“富于如意”。袁世祖的创始省集中集中,直接统治云南,东北等边境地区,并采用了皇帝玄政政府的“政治与宗教统一”制度,将吐蕃纳入中国境内。康熙皇帝,雍正皇帝和干隆皇帝也利用联盟旗帜制度和满族与蒙古的结合,使蒙古族成为“长城”,达赖喇嘛和班禅与“金瓶”制度。他们为中华文明的多元化和统一做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是中国元史研究会会长,南开大学教授)

(原标题:中华文明与大同的多元化融合)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